御茗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不会照相。

我也想要消息有小红点,要,要写东西了。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最近在网购的商品是什么?我从冥王星买了个xxx,运费好贵。

御茗 回答:

是昨天从亚马逊上买的厨具!一共花了一百多刀,心在滴血。

1

RE'EM.

我的梦盛在

独角兽的头骨里。


 

丧失了全部记忆 遂出现在了梦里

我追着兔子到了森林 怀表与树洞皆未现踪迹

一束柔和的光引导着我 向花园中望去

见那年龄尚浅的男人 抚于圣洁的独角 凝视着天父的造物

第一次开口命名

“RE’EM”

那引导少女的纯真

向我展露无遗。

我吃了一惊 顿顿不知所措

那神圣的造物却望向了我 颔首尽显善意

月白的眸子缀着赤金 将视线探向我的心底



波澜不惊的湖面 霜色水纹顿涌

倐地仰头 它却没了痕迹。

我摸着额前螺旋前伸的象牙白 身形也变化得彻底

鎏金的眼眸透着雪白的纯洁 隐隐察觉其源自心脏里

踏在灰月光石与白晶铺满的小径上 抬手留下羽毛的痕迹

向影子与天使弯眸 聆听众...

3

在拉莱耶的宅邸中,长眠的克苏鲁……向汝伸出了爪子~

4

每天打开lof都希望有人关注我,可是我在想什么,我不写东西为什么会有人关注我(……)。

她杀了她自己,从内而外的抹杀。造成世界的坏死,大地开始枯萎,接着星空逐渐失色。星子掉了下来,却无人再有闲暇感叹流星。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你不要扰乱宇宙的秩序,不要毁了这琉璃制的克莱因瓶。“求求你!”钢制的小刀划开了莫比乌斯的纸带。“救救我!”劣质胶带粗糙地粘补,内外变成了两个平面。天地倒置,散着尸臭的船倒驶过天际,诸神由战争退归和平,支撑着天地的树逆行生长,一棵嫩枝钻回土中。死人开始跳舞,炫耀它爱的荒芜;心脏跳出体外,嗒嗒、嗒嗒,也似在伴舞。可惜留声机开始倒转,纺纱交缠在一起,圆舞曲渐渐刺耳,金色的佛像散发出圣洁的光,笼罩着每个不知所措的魂灵。看啊,神圣的像!可惜没人能亲眼睹见,那万人的信仰...

扯断了头发,毛囊紧连着神经。丝连的内脏脱落,皮囊剥离。毫无血色,白,流动的一片苍白,连那微弱跳跃的也是白,输送着养料,名牌都写着Blanche。可那只有中空的纯,愈变愈可笑地被污浊。循环、再利用,愈发纯粹的恶,无污染的徒无一物。加以调剂,便随人走,神经演化出细线,任人提着,自我沉醉地表演。一场行尸走肉的戏。
提偶者吐出戏名,便随着展现“自由”。空口呐喊,脑中一片红色。却不是血,暗暗的激不起波纹,沉淀在脑内,淌出的还是纯黑的白。五官歪曲,唾液横飞。心脏随之颤抖,一根线系不稳,便摔落在地上,滩出一团烂泥,惊走一众常客。缝缝补补,量产的心更为忠诚,那一根线系得死死的,拴到小脑,牵连脏器。眼球更为明亮,...

记个梦。

是一如既往用ipad玩的吃鸡,但是真实性像pc,后来…又很真实。开始时平常地搜集物资,捡了一把M6A什么的步枪,还有两把连发狙吧。
难度挺高,但是我这次玩得还蛮好。沙漠地图,跳的哪我忘了(反正不是机场),人不多,见到的几个都被我杀了。搜得有点慢,等到一个城搜完的时候发现只剩五个人了,我在圈里。
其中两个人很快被发现、被淘汰了。至于最后两个——
我进了一栋很大的建筑。

那建筑具体怎样我肯定不会留意,只是据现在回忆,也许有一半在地底也说不定。我进去,发现了一个女人。
她操作很好,完全能够把我压制。我后来开了麦,……面对着我的恐惧。
但在当时我不会是恐惧的。
我凭着一点技术和侥幸,站在了高一层的平台之上。那很大的...

 
1 / 4

© 御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