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茗

啊——偶尔会写点儿东西。偶尔。
tag全职,龙族,阿松,岚少,记录的地平线……克拉斯提痴汉wjdbsbsixisngauajx
玩语c的扩列不?

下。

我这辈子碰到的最出乎预料的事,就是还能再遇见他。


五年的时间,在碌碌无为中流逝得尤为迅速。
恍惚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家长就说过,没学历,没本事,长大只能搬砖。
我还好,比搬砖稍微高级那么一点儿,给人洗盘子。最近还晋升了,不用自己洗。跟我一块儿干的还有上学时另一个执迷不悟的,也是当时紧接着我冲得最快的那个。
五年啊,哪还有人记得年少轻狂的往事。顶多也就是想起来叹一口气,我怎么当时就没努力呢。
但是如果有机会,如果我出院后能继续踩着脚下人爬上去……我从没有放弃过那个听上去很不切实际的梦。
只是现实永远不想你幻想得那么酷炫罢了。


再看见林成,真的是偶然。
我是工作时突然被那个执迷不悟的叫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才发现的。
他带着无法相信自己的狐疑,碰了碰我胳膊,说哎,薛哥,你看那个是不是……林成?
我哪能信,笑着刚想嘲弄他那么久以前的人还记得那么清楚,可扭了头话还没吐出半句,神情就僵住了。
个子长了,衣服变了,面目轮廓却丝毫未改。
那就是林成。
那绝对就是林成。

我二话没说撂了东西就想跑出去,可是又被一把拉住了。
边上的人说薛哥你等等,你先仔细看看。
我仔细看看?我仔细看什么!
我他妈看得比谁都清楚!
那人西装笔挺,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脸上不露一丝笑,曾经的弱气都变成了凌厉。
身边跟着一队人,一副保镖模样,身形剽悍得让人不敢接近分毫。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我他妈当然清楚。
我看见了……但是你叫我相信?


林成你他妈的给我站住!
这是多久没人敢对他说的话?
我冲不过去,一把被他旁边的男人拦住。那人出手毫不客气,力道足得能一臂伤人。
可是林成说等等。
那人就等等,慢慢把我松开,钳着手腕,让我根本无力挣扎。
我说林成你看看我是谁。
林成说,放开。
我问他,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他沉默。
我又问,你他妈这几年去哪了。
他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说你知道我薛凯他妈的去哪了吗?就在这儿!五年!五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
他抿着嘴。
我说你林成过的他妈的是什么日子??
林成说,对不起。
我扬了胳膊准备一掌抡上去,可没等发力就又被人禁锢住。
林成说放下吧,让他打。
我却一瞬间失了浑身力气。


没有了,这场闹剧本来早就应该结束了,怎么又出了后续。
林成说薛凯你他妈的为什么。
我反问他为什么什么?为什么当初风风光光现在落得如此田地?
他说不是。
我说那你想问什么?
他说为什么当初……说了半截又打住了,接了句驴唇不对马嘴的回话。
他张口,犹豫了犹豫说,有些事情是迫不得已的。
然后又抬眼看着我,气质与当初截然不同,眼神却仍旧带着一模一样的躲闪。
我说我当然知道有些事情是迫不得已的,这事儿我比你清楚多了。
我就是想问……林成你不累么?
他说我累。
这他妈是你的梦想么?
他说我没有梦想。
我呸!
没有梦想没有梦想,那你至今为止都走的什么路?白道黑道明的暗的你都走了,你都干了个第一!你觉得你很牛逼?
没有。他接得斩钉截铁。
可是你就是很牛逼……我明知道心底里就是这么个想法,可还是接受不住。

林成说时间到了,他该走了。
我能怎么办,我只能站在路旁,穿着我的饭店制服,看着,只能看着。
我冲队尾吼,林成那他妈的是我的梦想!你要不要脸?
可是他们走得太远了,再也得不到回应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