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茗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不会照相。

“我死了吗?”
少年想。

明明是一如往常的清晨,平凡的人类应当一如既往地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少年睁开双眼,发了半晌呆,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呼吸着清晨新鲜的——
空气?

“我不能呼吸了。”他发现。
不仅仅是无法呼吸,少年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血液似乎凝固于心房,胸腔内还残存着昨夜的浊气,可是再也无法逃离到世上。
“我死了吗?”少年想,“可是我明明和平常毫无两样。”

世界陷入了短暂的恐慌,全人类在同一个清晨得知了同样的消息——他们将无法像平常一样“活着”,但也并不等同于死亡。
——“如果不在五日之内两情相悦坠入爱河,这种死亡的感觉即会变为现实。”

“哈,那和死无异了呢。”少年笑了。

即便渴望死亡的人类也同样渴望爱情,没有人愿意等待生命流逝,疯狂、混乱、爱,脆弱的谎言在一瞬之间炬于黃土。商业停工,国家欲死,恋人因惧怕谎言而反目,当然另一方面,曾畏于传达的暗恋者们,理所应当地拿到了登上方舟的船票。

少年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女孩的门前。

“哐哐哐。”
这是敲门的声音。
与之前无数次结果不同的是,门很快打开了。少年喉结动了动,深吸一口气,闭着眼挤出了半个——
“嗨。”
“我爱你,”女孩未等他说完,便抢先说出了下一句,“我爱你。”
她无助的眼神瞬间发了光。

爱是多么美满的事情啊!它似乎包含了世上所有甜蜜的词汇与感觉,有了爱,即便注视着周遭废土也像是看到什么在闪光。世人向二人投来嫉妒的目光,一如他们像其他相伴而行的人们所做的一样——
“已被愤恨填满的内心,怕是再容不下爱的存在了吧。”少年轻笑着像少女呢喃。恋人间有多少说不尽的私语啊,知道她原来也同样仰慕着他时,彼时的那些拒绝那些冷漠相待似乎都碎成了砂砾,飘扬在记忆的长河中,被风吹散了;他只想同她倾诉,把他曾未说出口的无穷无尽的爱意同女孩说个满肠。
少女也满面笑意——虽然脸上的惧怕仍未消散——不过既然美满结局已定,这种感觉也迟早会融化在蜜糖里。她只是偶尔显出恍惚,但当她注视着少年的双眼时,定会念念着“我爱你”“我也爱你”。
一次一次,坚定着二人的感情。

但是为什么呢?——神为什么要如此捉弄这个世界?
大概无聊时只是开了个玩笑吧,也许是哪位神祇打了赌,猜测爱情到底为何物而已。

如此种种,于结果来讲已经毫无意义。五日时限已到,到底会怎样……端坐于天上的上位者难道便能揣测得到吗?

少年紧紧握着少女的双手,想到午时一过,苍白的皮肤便能重新添上血色,冰凉的触感会慢慢被温暖覆盖,两颗心不再冰冷,仍能同往常一样——不,是怀揣着爱意跳动,希望便从他那已失了温度的胸腔涌现出来。
他唤着少女的名字,少女——带着无法分辨名为希望或是绝望的热切——凝视着寂夜喃喃。
“为什么啊,”她轻声说,“为什么?”

“哐,哐,哐。”
城内的机械钟并没有停止运作,机械做的铁芯全然无法理解人类的感受。绝望、或是心安,渺小的世界在一瞬间陷入了两种极端情绪的高度统一。
少年一把将女孩拥入怀中,想要最近距离地感受名为生命的触感。

当然,
他感受到了——
真正无法呼吸的——
身躯真正趋近于冰冷的——

死亡。

还能够保持意识的最终一刻,少年抬起头,凝视着与他状态无异的少女的双眸,艰难地启了唇。

“这不是……你的错。”
你已经……很努力了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