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茗

啊——偶尔会写点儿东西。偶尔。
tag全职,龙族,阿松,岚少,记录的地平线……克拉斯提痴汉wjdbsbsixisngauajx
玩语c的扩列不?

*把所有的蕾妮希雅都改了过来(。



初夏的午后,阳光暖洋洋地洒在幻境神话的大陆之上。笛声微鸣,蝉声略噪,水枫之馆中被树林遮掩着的小花园内,银发的少女正趴在冰冰凉凉的石桌上沉沉地睡着。在她很身边坐着的骑士带着淡淡的笑容望着远方,口中哼着声音很小的舒缓小令。

幻境神话中人们耳熟能详的48支曲子之一的小调,在克拉斯提的嘴里变得格外的动听。


或许是坐了太久的缘故,骑士试图缓缓地站起来活动活动身子。不过这微小的动静似乎打扰了在一边酣睡的公主,伴随着睫毛微微的颤抖,公主慢慢睁开了嵌着水蓝色瞳孔的眼眸。

轻轻晃了晃头部,少女抬起手臂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倦意并未褪去,伴随着紧接而来的呵欠,才刚刚反应过来“时刻不忘注意礼节”的公主殿下慌忙又用手掩在嘴前试图掩饰住还未睡醒的困倦和失礼。

“呵。”

在身旁静静地观察着她一切举动的骑士轻笑起来,由于距离很近的缘故,公主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扑过来的轻微鼻息。

“………?”

双眼一片朦胧的少女慢慢地把头转向了身旁的男人那边,在短暂的“他是谁”的回想之后,少女突然受到惊吓一般往后挪了一下,然后用双手蒙住面颊把头扭向一边。

完、完了完了,都忘了他还在这里了……


“似乎做了一个很美的梦呢,蕾妮希雅殿下。”

这是这个妖怪惯用的嘲讽方式吧?

蕾妮希雅的心里被不知是羞怯还是尴尬的感觉所充斥,仍然不想回头看向身后的骑士。

“您也不用急着加以否认。枕在冰凉石桌上的感觉固然很舒服,可是留下来的涎水似乎也有点不合公主的礼节哦?”

……什么?!

刚刚的羞怯瞬间被紧张和丢了脸面的更为尴尬的感觉替代,蕾妮希雅急急忙忙地把头转过来,紧张兮兮地打量着自己刚刚趴着的石桌。

“开玩笑的。”

……

“原来克拉斯提大人也有心思开这么无聊的玩笑啊。”

似乎是为了挽回刚刚的颜面,蕾妮希雅半黑着脸不甘示弱地回应着话中带笑的克拉斯提。

“因为公主殿下一如既往的很容易上当呢。”

根本不理会她刚刚的反嘲讽,克拉斯提语气平淡地把话题引到了另一个方向。没收到想要的回复的蕾妮希雅似乎是被噎了一下,沉默了小半晌都没说出什么话。


“不过午觉,很适合怠惰的公主呢。”

习惯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克拉斯提在双方短暂的沉默后果断地选择开启一个新的话题。

“……因为这确实很舒服。”

怠惰是事实,可是最近我也有在为了冒险者和大地人的和平做努力哦?

总觉得会收到另一个嘲讽,蕾妮希雅决定把后半句话咽下去。

“当然,您的努力也值得称赞。……如果待在水枫馆中陪冒险者喝下午茶和参加聚会也算是一种努力的话。”

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妖怪吧?!

回想了一下自己这几天的生活状态,蕾妮希雅气愤却又偏偏找不到什么理由回击。自己最近确确实实只是待在水枫馆中喝茶和参加聚会……

不过说起来,这个家伙又是怎么知道的啊?

……妖,妖怪嘛,知道很多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因为到目前为止秋叶原都很和平……”

毫无说服力的理由,话语从口中吐出之后,蕾妮希雅自己都觉得心里很虚。

早就料到了她会这么回复一般,克拉斯提带着一些愉悦一般地微微扬起了嘴角。

“公主殿下还是一样的有趣呢。不过您在哥布林讨伐的战争中确实起到了很大的鼓舞士气的作用,这点倒是无可否认。

“说起来,您准备把一下午的大好时光都花费在坐在长椅上与我闲聊吗?”

不远处的钟楼已经敲响了两点的钟声,听到报时声后,蕾妮希雅下意识地向钟楼处望过去。

“或许我们可以去一些……”

“啊!!”

正准备提点什么建议的克拉斯提被蕾妮希雅突然的哀嚎所打断,带着一丝疑问的意义,克拉斯提看向了突然神经兮兮的蕾妮希雅。

“抱、抱歉我要失陪了。我忘了一会儿就要举行家族会议……”

“下午三点半伊斯塔尔举行的柯文家族对于秋叶原大地人的立场问题将要展开的会议吗?”

克拉斯提很顺利地慢悠悠地接着蕾妮希雅的话补充着。

“是……!”

蕾妮希雅的内心十分的诧异,但是她现在并没有时间思考克拉斯提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行程,如果再不回去的话肯定会被艾丽莎骂得很惨……

“那种会议,想必您也不会有什么兴趣吧?懒惰的公主是不是更愿意与我漫步于秋叶原的城市之内呢?”

克拉斯提丝毫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仍然在提着似乎是想阻止她离开的建议。蕾妮希雅十分敏锐地发觉这并不是往常的克拉斯提在这种时刻会说出的话,所以不明真相地稍微停顿了一下准备离开的步伐。

“怎么了,公主殿下?真的准备逃会和我散步吗?”

似乎能看到面前的人的眼镜反了一下光,一个浑身漆黑的克拉斯提正在用着一个看起来十分愉快的笑容看着自己。对妖怪产生戒备的本能立刻在蕾尼希雅身上浮现,正准备继续向着馆内赶路的蕾妮希雅更加觉得摸不清头脑。


“蕾妮希雅殿下,终于能够克服懒惰记得重要的事情值得赞赏,可是记性不太好也是让人很头疼啊。

“如果您仔细地看一下日程表的话,就会发现会议是在明天举行。”

急匆匆的蕾妮希雅在一瞬间被定住了,从脖颈处泛上来的微红蔓延到耳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她又只得安安静静地随着克拉斯提坐回长椅上。

……等等,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行程?

总算是反应到了刚刚的疑问,记性不太好的公主殿下一脸蔫蔫地抬头看着自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笑着的克拉斯提。

“我在每次来访之前都会好好地向艾丽莎询问,毕竟打扰到公主殿下休息和工作可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克拉斯提并没有隐瞒,十分诚实地告诉了面前因为尴尬显得意外的可爱的公主事实。

“……这、这样啊。”

艾丽莎居然会这么乖乖地把什么都告诉这个看起来就很危险的人……

蕾妮希雅不知道,经过克拉斯提几番的威逼利诱,艾丽莎所用的种种抵抗办法全都以失败告终。想到即使不说,他也会从其他渠道得来消息,况且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很危险不过似乎不会对公主殿下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艾丽莎早已经叹着气向妖怪妥协了。


蕾妮希雅咬着下唇,眼神略微涣散地看着钟塔露出了她那特征性的为贵族所赞美的“有如冬蔷薇一般的忧郁眼神”,当然,事实上蔷薇园的公主殿下只是在漫无目的地发呆而已。

一阵微风袭来,捎来了从远方飘过来的缕缕花香。嗅到香气的蕾妮希雅突然有了一点去香气源头散步的兴致,虽然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不过她很明显地下意识把头转向了花香传来的方向。

“西边的玫瑰园,是个甚为冒险者喜爱的散步胜地呢。据说到了情人节,那里经常会有贩卖可可尼亚果的商人出现。又因为满园的玫瑰,所以那里也是情侣漫步的最佳去处。”

蕾妮希雅闻言回头看向坐在身后的克拉斯提,注意到他的面颊上带着一缕微笑与一丝难得一见的温柔表情。未等她缓过神来,克拉斯提已经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扑打下了衣服上落着的灰尘,稍扬唇角微微躬身向着蕾妮希雅伸出了右臂。

“那么,可否邀您与我共赏满园繁花呢,我的公主殿下?”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