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茗

啊——偶尔会写点儿东西。偶尔。
tag全职,龙族,阿松,岚少,记录的地平线……克拉斯提痴汉wjdbsbsixisngauajx
玩语c的扩列不?

意义不明的一篇小短文,路明非路鸣泽相关。

*时间设定在日本事件结束后,路明非还剩1/4生命。

长途旅行是劳累的,即便是坐了许多次的美国飞中国航班。
路明非下了飞机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他顺着人潮往机场出口走,看着一群群接机的家属,突然感觉自己被隔离出了这个世界。
他摇摇头,这种感觉又不是第一次有。
下了飞机以后路明非更是饥肠辘辘,比较令他惊讶的是机场门口居然有卖包子的。怀揣着一颗感恩之心,路明非买了十个大肉包子以后给了人三十块钱并且表示不用找了,丝毫不理会身后的人大喊钱不够的声音。
大晚上的包子也这么贵。路明非小声嘟囔。

坐上回家方向的大巴以后路明非就昏昏沉沉的,可是车程很短,刚迷糊了一会儿就被司机说到了到了都下车的声音喊醒。他没带什么行李,拎着一兜没吃完的包子就走上了回家的路。
这可能是他第一次这么怀念叔叔婶婶,还有那个小胖子路鸣泽。
夜已经深了,他掏出路鸣泽送的iPhone6S看了一眼,已经十一点半了。走在路上街道都是安静的,秋夜听不到什么昆虫鸣叫,街道两边住的人也都熄了灯,除了一些熬夜补作业的学生。
路明非叹了口气,想当年他也是那些人之一啊。
老旧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几只蛾子扑着光撞去,发出轻微的响声。

可能是寂静的缘故,路显得有点长。根据路上的积水可以判定昨天刚下完雨,也正因如此天气有点泛凉。路明非不喜欢下雨,因为下雨天总是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他往前走着,看起来有点漫无目的。
似乎是为了解除他的寂寞,他的眼前突兀地出现了一个男孩的身影。
那个男孩看起来不大,十四五岁的样子,坐在路边,与面前的景象格格不入地蜷缩着身子。
似乎是为了等待路明非到来一样,在路明非经过他面前时,他轻轻地说,大哥哥,陪我一会儿好么。
路明非心想这剧情发展不太对劲啊,大半夜的突然出现个男孩要你陪他,这种进展不应该是鬼片情节吗?不对,鬼片不都是出现个女鬼吗?
不过他还是在那个男孩旁边坐了下来。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充斥着这条街道的,仍然只有寂静。
路明非不说话,男孩也不说话,两个人都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男孩低着头想什么不知道,路明非低着头想姑奶奶啊你能不能说句话啊这么干耗着是要干嘛,就让我陪你坐着所以把我叫过来了吗?你不回家我还回呢,困死我了。
那个男孩忽然抬起了头,用着那双看起来水灵灵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路明非。
“哥哥,你知道什么是孤独么?”面前的男孩突然开口了。
路明非一愣,突然之间眼前这个看起来很落魄的男孩的形象和一个自称自己弟弟的叫做路鸣泽的小魔鬼的影子重合了。恍惚间他听到那个魔鬼用着熟悉的悲世的语调轻轻问他,哥哥,你感受过孤独么?
不过他只是笑了笑。“当然知道啊。你个小屁孩知道什么是孤独?”
知道。不知为什么,路明非就是觉得他知道。他在这个男孩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熟悉感……同类的吸引,或者说,同样孤独的人的吸引。
那或许是一种叫做“血之哀”的,令人感到悲凉的东西。

那个男孩没有回答,气氛又回到了刚才那种诡异的寂静。路明非沉默着心想不好这可坚持不下去了,可是又没有个什么合适的理由溜走。如今的他已经不想再追寻什么神秘解决什么谜团,老实说他对面前这个人的身份,一点都不感兴趣。
他想快点回家,回到那个曾经的家,好好地睡上一觉。
沉默良久,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叫什么?”路明非没有看他。他只是想找个话题搭个话结束这种令人发毛的寂静。
“你想知道么?”
那个男孩很快地接上了话,反问的语调冰冰凉凉的,没有一丝感情。
路明非被噎了一下。这种时候说不想怎么说都不太对,可是说想也不是很对得起自己诚实的心。经过了半秒钟的简短思考,他点了点头。
“想。”
男孩仍然垂着头,他抿了抿嘴,露出了有点不屑的表情。“你不想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

“我叫路明非。”
路明非愣了一下。

“啪。”
不知道从哪突然传来了拍戏时一幕结束后导演的响指声,随之而来的还有满街的路灯昏黄的光芒突然增亮到了普通照明灯的亮度。不用思考路明非就知道一定是路鸣泽搞的鬼,只是他不知道这次路鸣泽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地出现在这里。
“又有什么事?”路明非不想多和他说话。
“你这么问我我好伤心啊哥哥,魔鬼也是有很闲的时候的嘛,这么闲来看看我的客户的情况不是很好吗?”
路明非不听他鬼扯,他把视线移回刚才自称是路明非的男孩的方向,发现便道上空无一人,早就没了那个孩子的踪迹。
“我不会再交易了,所以你找我也没什么用处吧。”
路明非这才抬起头来好好地看了一眼路鸣泽的样子。这次的着装意外的非常朴实,甚至有点地摊买来的高仿货的感觉,不过穿在他的身上依旧显得有股神气。
这件衣服,好像在哪里见过……
路明非低头想了几秒,抬头又看了一眼路鸣泽。
是刚才的男孩身上的衣服!

路鸣泽慢慢地走到路明非旁边坐下,用手臂环绕着蜷起的双腿。
“说了闲就是闲啦,我还骗哥哥不成?好久不见叙叙旧,这不是中国人的传统吗?”
“别跟我贫。你不会骗我,也不会平白无故找我。”路明非眯着眼,疲惫得似乎要睡着。
路鸣泽的唇角勾起了一丝微笑,不过笑得有股苍凉的意味。他没有理会路明非的问题,自顾自地问着他的话。
“那个人长得有没有一点像我?”他问。
路明非睁开了眼。
“像,岂止长得像,性格更像。”
路鸣泽的嘴咧开的弧度大了一些,这次的笑容看起来真的很开心。
“那也就是说我和哥哥长得还是很像的啦?哥哥你以前可从来没说过。”
路明非抬起头,把脸转向路鸣泽的方向,盯着他看了几秒钟,似乎真的在观察长得相似不相似的问题。
“那个男孩是你吧?”半晌他重新把头垂下,感到很无趣似地摇了摇头。
“不是啊,他都说了,他是路明非。”
“怎么可能是我?我那么大的时候就是个寄人篱下的小屁孩,整天过着毫无意义的生活,唯一的乐趣就是央求着班里有钱的男生借了游戏机玩一会儿。那种小孩,怎么可能会露出那种蔑视、不屑的表情?”
路鸣泽没有回答。他专注地盯着被雨水冲刷后街道上留下的水坑中路灯的倒影看着,好像没有听到路明非的问话。
没有得到答案的路明非也有点沉默,既然小魔鬼不回答,那么问了第二遍也没有用。
半晌,路鸣泽慢慢地站起身来,起身后还不忘用手轻轻拍拍裤子上落上的土。他转过身面对着路明非,嘴唇动了动。
“他就是路明非啦,虽然哥哥你不会相信。”
他的声音很轻,轻到路明非几乎没有听见。
“闲聊总是会让时间过得很快,我的时间不多啦,一会儿还有事情,就不多陪哥哥了。”
又是伴随着“啪”的响指声,街灯重新恢复成了原本昏暗的光芒。夜风吹拂着路明非的头发,秋夜有些微凉。
路明非看了看边上,空无一人。长途飞机的疲乏在一瞬间显露出来,他拿着刚才在小贩处买的包子,晃晃悠悠地朝家走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