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茗

啊——偶尔会写点儿东西。偶尔。
tag全职,龙族,阿松,岚少,记录的地平线……克拉斯提痴汉wjdbsbsixisngauajx
玩语c的扩列不?

#BDSM#克城。

*BDSM设定,不喜请点叉,谢谢谢谢。这点最重要。
*偏DS,因为我本人没那么喜欢SM Zzz。
*只是一个小片段,等有朝一日写长篇。(有生之年。
*设定本身就OOC了,尽量把握着不偏太多。

*不喜请点叉。

-
圆桌会议。
“……那么,关于这次哥布林作战的计划就是如此。还有什么疑问吗?”
部署完所有任务后,城惠才终于带着尽管比以往略为红润,可又显得似乎不太舒服的面色抬起头,微蹙着眉环视一圈众人。
没有异议也没有问题,这样是最好的。
城惠松了一口气。可是紧接着,他注意到了不远处克拉斯提的目光——
那种似笑非笑、像是在嘉奖又像是在审视的目光。
他咽了一口津液,身子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主公,您没有什么问题吧?”
从会议开始晓就在注视着城惠的一举一动。过于谨慎的表现、过于局促的身体活动、还有低着头时间或的轻喘。
不,这绝对不是主公会有的举动……
所以刚刚结束,晓便拦住了急匆匆准备撤走的城惠。
城惠的表情仍然叫人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担心。他低下头将下颌埋在长领中,语气如以往一般轻松,眼神却偏向别处,拒绝与晓对视。
“没有问题,多谢关心。”
他看起来似乎急着赶时间,却又无法直接这么从她的面前离开。
晓的担忧并未因为他的回复而削尖丝毫,相反,正是城惠的这种态度,让她有了追问下去的欲望——
“啊,对了,城惠君。对于这次的作战我还有一点不清楚的地方——可以请你晚一点的时候过来一下吗?”
克拉斯提的声音从一旁突兀地传来。
晓的注意力随着声源而转移过去。城惠的心下暂时轻松了些许,迅速整理了一下表情抬起手轻轻嗓子。
“接下来还有一些很紧急的文件要处理,那么我就先走了,晓。”
未等少女回复,他便加速步伐离开了会议大厅。

-
“被你的刺客小姐发现了呢,城惠君。”
灯光异常昏暗,克拉斯提的脸在城惠眼中却愈发清晰。
“有没有很兴奋——?第一次在这种场合下,带着这样羞耻的东西。”
他笑了,低沉的嗓音在寂静中带着一分摄人心弦的沙哑。
克拉斯提弯下腰,将手臂伸向城惠的背后。一手扶着他戴着镣铐的双手,一手从他已经变得湿润的后穴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玩意儿。
“不得不说,海洋机构的办事效率真的很高,转天就做出来了。我还担心如果晚了会少一份乐趣呢。
“虽然他们还不清楚我找他们要的这些东西的用途,不过万一哪天他们悟出来了——秋叶原的领袖的名声,想必也会有些变质了吧。”
为了方便东西取出,原本跪着的城惠上身已经渐渐前倾,弯着腰只能靠着克拉斯提拉着手腕镣铐另一端的拉力才能保证不倾倒于地。他的面色相比起上午更为潮红,从喉咙中发出几声轻哼却无法表述自己的想法。
不愧是熟练于制作的生产型公会,口球的样式也做得十分精巧。球面开孔可以保证涎水流出,却仍然无法让戴着它的人说出呜咽以外的任何一句话。
站着的人欣然挑了挑眉。





……不行,浑身都被“描写身为sub的城惠实在是太ooc了”的感觉充满,写不下去了,写不下去了……
LH圈人本来就少,吃DS的估计更没几个。…
还ooc,太辛酸了。不写了,不写了(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