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茗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不会照相。

千拓一个小短篇。

他曾再见过他。

金发异瞳的少年,如雕像般静默在水边。
他喃喃着——
“我爱你。”?

尽管根本不认识那少年,拓真的心还是骤然揪了一下。
就仿佛他还从别的什么人那里听到过这句话……
实花之外的什么人。

头好痛,根本无法回忆。
越试图想起,就却像越把什么推向深渊一样——仿佛是什么力量在阻止他,在倾尽全力妨碍他,在——守护他?

拓真不懂,他着实无法理解,便也只好安然沉浸于这童年的河畔。

少年似是注意到了拓真的存在,面带倦意地略抬起沉着的脑袋,向他的方向看去。
似乎在看他,又似乎在看着别的什么身影。
拓真再没办法同他沉默,他微皱着眉,思绪在脑海中翻腾。
有什么——有什么被掩埋了。
有什么被隐藏了。
他或许认识他……
可是在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身形都比自己高大的朋友。

既然或许是朋友,那么只要问一下就好了。
拓真下了决定。
“你是……我的朋友吗?”
“朋友?”少年顿了顿,却不像在思索,“啊啊,是的,最重要的朋友。”
“那我为什么——”
会不记得你。
话语脱口而出了一半却戛然而止,说不出口,怎么也问不出口。
“……你叫什么名字?”
他便换了一个问法。
“……”
少年于是又沉默了,苍白的面颊上多了一抹无奈的笑。他垂头俯视着拓真比当年已健壮许多的躯壳,恶魔般的红瞳罕见地现出一转轮动。
“……我爱你。”
他只是重复。
“我爱你。”

……

梦便醒了,回忆支离破碎,染着魔鬼鲜红的爱意。


*chihiri梦中强行洗白(??)。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