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茗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不会照相。

“勿念。”

入夜,瓢泼大雨不间断地倾泻着。
天色暗得看不见月光,朦朦天空只能透出一丝明亮。高速公路上除了黑以外全无别的色彩,也全无任何生的迹象。
和那年一样。

——那年的尼伯龙根,那年在公路上飞驰的迈巴赫。

只是没有那年的那个男人。

公路尽头站着一位青年,在凛冽冷风和暴雨中,只打着一把岌岌可危的黑伞。
他低着头,任由冰冷的雨点拍在他的脸上。他的发丝几乎全部被雨水打湿,在寒风中愈显凌乱。
这么一个身影,与此时夜色融于一体,却根本没有突兀之感。
他一动不动。

半晌,青年缓慢地抬起头凝视着公路的那头。黄金瞳发出刺目的光,化为这夜幕中唯一的明亮。
——没有迷雾,没有望不尽的公路,只有一场暴雨,一次祭奠。
也没有那人的魂。

是啊,怎么会有...

3
 

© 御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