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茗

啊——偶尔会写点儿东西。偶尔。
tag全职,龙族,阿松,岚少,记录的地平线……克拉斯提痴汉wjdbsbsixisngauajx
玩语c的扩列不?

我本相信巧合才是最好的。
巷口的偶遇、华夫饼的香气、回过头那惊鸿一瞥。
恰恰是没有预谋的相逢,才能扯出命运千丝万缕的纺纱。
我尝试过带她去小巷闲逛,但恰是街边悄然跃过的白猫带给她一天最为欢愉的讶异;惊心安排的料理,也不如偶尝的关东煮更合她欢心。所以我任其自然,再不做任何决定。日子如水般流淌而过,鲜有惊澜。

如果就这样就好了,如果一切都能这样下去就好了。
可命运就是这么不尽人意的东西。

应是初冬却还暖,早有预想,给她一个惊喜。
“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嗯,有点事情。”
“……是吗?正好,我也有话要和你讲。”
这么向她提出邀约,却似乎和她重了想法。
攥着戒指的手比方才握得更紧了。

飘雪的游乐场是多么浪漫的地方,尽管天晴朗得要命。
傍晚,街灯,旋转木马,口中呼出氤氲的水汽。
还有心中流转的幸福。
平平缓缓过了几年,竟已成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余生若是和她相伴至老,却是让人感到欣慰大过年华逝去的压抑。况且很久以前曾旁敲侧击过类似的问题,见她也是欣喜多于忧虑。
所以我从未怀疑过此刻的幸福感,也从未,想过,之后的——

她竟迟到了。
像是犹豫了很久一般的姗姗来迟。
她穿着短款晚礼服般的黑裙,面容映在灯火中显出前所未有的精致。那是不同于她往常的高贵与优雅,以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那当然是我多想了,现在的她,怎么会对我冷漠呢。

之后大概是毫无意义的闲话吧,存在渺小到无法从回忆中抽离开来。
仅仅差了一瞬,如果我再早一点将花捧出,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明明是思绪重叠的巧合,是我与她灵魂恰巧碰撞的结果,却又怎会…变成这样。

再想忆起发生了什么实在是太过困难,至少我不会强迫自己踏入泥潭。我只记得夜空突然落下纯白,却又陡然漆黑一片。
星子在闪烁吧,亮到我无法聆听她悦耳的嗓音。
那分明是刺耳的话。
我可能捂住了耳朵,语句的后半便消逝在空气里;也许还闭上了眼吧,她的光倏地离散不见了。

难道不是巧合吗?
这种未曾预料的进展,也是巧合之一吗?

……
是雪。
人声嘈杂,猫迈着柔缓的步子,摊贩叫卖愈加热烈。
雪开始下了。
我的身体越来越重。
视线逐渐苍白一片。
周遭景色同傍晚时分毫厘未差。
而我
却像
雪花一样
轻柔地
倒在
地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