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茗

啊——偶尔会写点儿东西。偶尔。
tag全职,龙族,阿松,岚少,记录的地平线……克拉斯提痴汉wjdbsbsixisngauajx
玩语c的扩列不?

克蕾。「她寂寞守候一個城堡,騎不騎士的傳說不想知道。」

*标题来自河图的歌曲《安徒生的事》。
*从一开始就是BAD START,所以不会甜到哪里去。
*时间线有一点混乱,也加了很多设定上的私设。虽然作品中肯定不是这样的,不过让我写写嘛。
*miu太好好写,基本上是半个小时鼓捣出来的,有时间再好好改改。
*就是这样,祝食用愉快(?。

『传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座城堡。
『城堡的主人呀,是一位公主。公主拥有着倾城的美貌,却并无大志,整日无所事事,只是在應付完所有的礼仪课后躺在软软的床上呆呆地望着窗外。
『公主拒绝了所有王子的求婚,心中却没有忘记关注遥远的国度里蠢蠢欲动的巨龙。和平可不是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没有人去解决了那头龙,总有一天公主会被它带走,带到更远更远的地方去,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呀……王侯们也都很着急。其实公主被带走与他们而言并无所谓,只是这样的话,他们的名誉还有安全也都不保了。所以一天又一天,他们都在催促着公主殿下接受哪一位王子的邀请,这样那位王子才可以理所应当地去斩杀那头巨大的威胁。
『「为什么公主您迟迟不准备结婚呢?这可是和您的安全息息相关的事情呀!那头龙,总要有人去杀掉才可以……」
『公主当心中什么都明了,她明白那些关心之后的冷漠。可是她虽然理解,却仍有着自己不接受的原因——
『「……因为,去为我斩杀巨龙的,只有骑……」

“艾丽莎,我困了。”
蕾妮希雅挥了挥手,突兀地打断了艾丽莎正在讲的故事。
艾丽莎愣了愣,低头合起手上的童话书,熄掉床前台灯后慢慢退出了屋门。
“晚安,公主殿下。”
“……晚安。”
恶龙早已斩杀,可是骑士却再也不会归来。

-
“公主变了”。这是全秋叶原所公认的一件事情。
一夜之间,仿佛脱胎换骨一般。昔日忧郁的冬蔷薇般的神色一扫而光,只是流露出的笑容更加是为了迎合礼节。怠惰、懒散的公主殿下,开始着手操劳<自由都市伊斯塔尔>的各项事务,蕾妮希雅——有的不只是当初“女武神”的模样,也渐渐地添了几分干练的性子。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按道理说,也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吧。只是毫无新意的生活,是会将时间淡化的,淡化到无人再记得“时间”到底是什么。
<幻境神话>,至多也仅仅是一个游戏而已。游戏中的大地人,何须感受时间荏苒?

-
如若翻遍记忆追寻这一切开始的根源,或许是另一件事的结束吧。
<大灾难>开始后两年,冒险者成功与月球取得联系并找到了回到他们所谓“现实世界”的方法,并且无一例外地、通过通道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也许是应行之事已经行尽,柯文伯爵在<大灾难>结束后不久便撒手人寰。由于年幼的王子无法继承爵位,柯文家族的事业便暂且交予蕾妮希雅打理。
公主殿下对于继承之事毫无兴致,对于暂时打理事物的差事倒也并无怨言。近日承受的打击实在是过于复杂,祖父逝去的消沉一直在蕾妮希雅身上持续了数月之久,甚至于使她忘记了几月前那个信誓旦旦的约定——
「我会回来的,公主殿下。」
「请一定要等着我,等我处理完那边的事情,便会再来与您相会。」
「……嗯,克拉斯提大人。请您,一定、一定要回来!」
这大概是这位公主这辈子说过得最为坦诚、最为急切的请求。

日历的白纸被一页一页地撕下,满心信任与期待也在与日放空。冒险者离开时初秋树上的落叶早已埋入大地,化作新芽慢哉哉从土中钻出。蕾妮希雅整日撑着手臂望着窗外,透过眸子将绿芽生长的时间记入脑海。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落叶季。
馆中王爵仍如从前爱好窃窃私语,公主威严并未因何事结束而提高些许。蕾妮希雅早已习惯流言蜚语,可是她并未料到,传出流言的口中偶尔也会吐露真相。
「……公主殿下还未决定婚事一事?莫非还在期盼着那个冒险者?」
「也不知道他给公主施了什么咒……」
「果然是懵懂的公主啊……她难道还没有察觉出来吗,这种誓言口说无凭,只是一纸空谈嘛。」
「哈哈……什么“一定会回来的”,公主殿下不会真的相信了吧?」
「就说冒险者的话不可信。那个叫克拉斯提的人,恐怕早就忘了在这里的事情,忘了公主殿下了吧。」
「真是可怜啊……」

蕾妮希雅卧床了将近一周,即便是艾丽莎也无法阻止她每日低沉的啜泣。
要是说变化的话,差不多便是从这时开始的吧。
再也不推脱舞会聚会,主动学习外交知识,甚至于偶尔去参观练兵场——这类之前的公主殿下所从来不感兴趣,甚至说是厌烦的事情,慢慢地融入了她的生活。
从花瓶蜕变为真正掌有一定权力的公主,管理着秋叶原贵族要求的事务。
月夜湖畔的妖精再也不曾于水边轻舞,冬蔷薇再也不会绽露落雪银白花蕊。

而公主殿下的心呀……又还能为谁打开呢?

-
<大灾难>结束后仅仅几个月,运营公司便宣布了全面停服的消息。
当下最为火热的游戏因为一场闹剧理所当然结束了它的辉煌,所有人都因此而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从中离开的玩家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和,差不多找回了丧失的记忆,也恢复了身体,重新投入久违的工作或是学习。即便是与大地人有了很深羁绊的冒险者,也会因家人和朋友的温暖而淡化在虚拟世界中结下的友谊——或是暧昧之情。
也有一些本应延续的羁绊,却因客观因素被迫终止。
伦迪浩斯·寇德,被城惠所转化为冒险者的大地人,丧失了作为大地人的资格,却也并非为一名冒险者。
或许就这样,化为数据库中的一串10消散在神话中了吧。

然而茫茫人海中,还有一人在狭小房间内守着一台电脑,按动鼠标点击着早已灰下去的“登陆”图标。
「<幻境神话>已停服,由此对您造成的不便,我们致以诚挚的歉意。请您看到这条通知后卸载游戏,谢谢配合。」
鼠标在游戏图标上停留良久,可是右键却迟迟没有按动迹象。

-
……。
到底过了多长时间?
蕾妮希雅在记忆中挣扎。
很久、很久了……在<大灾难>结束后开始生长的嫩苗,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一年又一年的四季轮回,已经不知持续了多久。
可是,在那年还变长的银发,却停止了生长。
身高、外貌、声音、身材……
都仍旧保持着<大灾难>结束后不久的样子。
仿佛在大地人身上,时间停滞了。……蕾妮希雅曾经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住,停留在那个暖阳高照的下午,停留在那位“骑士”扬起笑容坐在自己身边同自己交谈的话语中。

可是那年蝉鸣,那日温柔,却只能留在她过往早已封尘的记忆里。
水枫之馆仍是他离开时的样子,公主的城堡还像当年一般,矗立于蓝色花海中。
偶尔她也还会在夏日漫步到后院,缓身坐下脸颊贴紧冰冰凉凉的石桌,心中倏地涌起一丝陌生的情感。
“忧郁”“落寞”……与之混杂的,还有思念吗?

公主不知,恍惚已是数十年。
数十年多久呀,久到曾经沧海变桑田,久到旧时故知复不在。
可是仍旧风华的年轻公主又该如何了解这些?在迷茫中徘徊,十年复十年,却也不再期待谁的出现。

「她寂寞守候一個城堡,騎不騎士的傳說不想知道。」

什么时候,幻境神话的48支小令中又多了一曲呢。



-月球茫茫宁静之海上,会不会有逝去的灵魂注视着大地?

评论(13)

热度(8)